<nav id="uikse"></nav>
<nav id="uikse"></nav>
  •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離岸人民幣匯率日內跌破6.65關口,專家:人民幣匯率波動并非股市下跌驅動因素,人民幣資產將長期保持吸引力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4-28 14:47:35

    每經編輯 畢陸名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短暫企穩后,今日再度出現較大幅貶值。

    4月28日下午,據中國貨幣網最新數據,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61關口,為2020年11月以來首次,日內跌逾400個基點。據交易行情報價,離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65關口,日內跌逾600點。

    截至13點30分,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分別報6.6026、6.6492。今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下調30個基點,報6.5628。與此同時,美元指數也強勢上漲,再創新高,截至發稿,報103.58,上漲0.55%,連續6個交易日上漲。

    近期,人民幣持續貶值,為提升金融機構外匯資金運用能力,人民銀行于4月25日宣布,自2022年5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9%下調至8%。據介紹,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是指金融機構交存中國人民銀行的外匯存款準備金與其吸收外匯存款的比率。也正因為這一舉措,人民幣在此之前已經穩定下來。不過,今天再度突然殺跌。

    中信期貨研究所固定收益團隊報告認為,大方向看,出口以及積壓結匯的動向才是未來匯率趨勢走向的關鍵。該團隊表示,近期市場已經釋放了一部分匯率超調,同時,積壓結匯也可能順勢釋放,匯率大幅貶值的空間相對有限。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大概率會在6.45-6.65附近震蕩。

    人民幣為何連日下跌?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急貶的原因有四點:

    一是出口景氣出現從高速向中速回落的更多跡象。2020年下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的持續強勢,一個重要內核在于中國出口的高景氣,支持了基于外貿實需的外匯流入。

    二是中國經濟下行壓力階段性加大影響外資流入。3月以來,全球疫情疊加俄烏沖突、美聯儲啟動快加息等外部沖擊,可能引發外資階段性撤出跡象。

    三是美元指數“破百”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更強牽扯。俄烏沖突爆發之后,美元指數開啟新一波上漲,特別是4月以來美元指數在日元急貶的助推下“破百”。而2015年“8-11”匯改以來,美元指數在100以上運行的時間并不多,此番“破百”對人民幣匯率預期的影響值得關注。

    四是匯率在中美貨幣政策分化中發揮更多調節作用。中美貨幣政策的分化還將延續。正如我們此前一直強調的,中國貨幣政策應該、也能夠做到“以我為主”,其中的關鍵就是讓人民幣匯率發揮更多調節內外均衡的作用。

    圖片來源:新華社

    鐘正生認為,目前上述人民幣貶值的觸發因素或仍在演繹,人民幣匯率可能還會震蕩調整一段時間。

    需要關注的是,4月28日,日本央行發布利率決議,維持基準利率在-0.10%不變,維持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在0.0%附近不變,符合市場預期。日本央行以8票贊成、1票反對通過基準利率決定。日本央行表示,2022財年GDP增速預期為2.9%,此前為3.8%,核心通脹預期為0.9%,此前為1.1%;預計2023財年核心CPI為1.1%,此前預期為1.1%,GDP為1.9%,此前預期為1.1%;預計2024財年GDP為1.1%。如有需要,將毫不猶豫采取行動,物價風險偏向上升;將在每個工作日進行固定利率操作,將無限量購買必要數量的日本國債,使其收益率接近于零。4月28日,日本央行公布利率決議及聲明后,美元兌日元直線拉升至129.5上方,日內漲超1%,刷新2002年以來新高。

    中國外匯市場有望延續平穩運行態勢

    據證券日報報道,針對在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未來我國外匯收支走勢問題,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4月22日表示,從歷史經驗看,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特別是加息,通常會對各國跨境資本流動產生溢出影響。但是,受到沖擊比較大的主要是一些基本面有短板和弱項的經濟體。

    “對于一個經濟體的國際收支和跨境資本流動來說,美聯儲加息的確是一個重要的外部影響變量,但是根本因素還是自身宏觀基本面和市場基礎。就中國來講,近年來中國外匯市場韌性不斷增強,有基礎和有條件適應本輪美聯儲政策調整。”王春英談到,首先,國內經濟運行總體保持在合理區間,經濟韌性比較強;第二,經常賬戶和直接投資等國際收支基礎性順差仍會保持一定的規模,將發揮穩定跨境資金流動作用。第三,我國對外資產負債結構優化,外債償付風險較低;第四,匯率發揮調節國際收支的自動穩定器作用,外匯市場成熟度不斷提升。

    王春英表示,盡管未來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因素復雜多變,但是在上述基礎性、穩定性、根本性因素的支撐下,中國外匯市場有望延續平穩運行態勢,跨境資金流動將呈現合理均衡發展格局。

    近期中美利差迅速收窄乃至倒掛,境外投資者連續減持人民幣資產。對此現象,王春英表示,跨境證券投資短期波動是全球市場的普遍特征。與直接投資等長期穩定性的投資相比,證券投資有一個特點——對市場比較敏感,而且交易便利,流動性也較強,容易出現流入增加或流出,這對越來越開放的金融市場來說是正常現象。

    “中國跨境證券投資階段性調整也屬于市場的自然反應。”王春英表示,近年來,隨著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的逐步推進,我國相關的跨境資金流動更加活躍,也曾出現短期波動。近期證券投資再次有所調整,這是復雜的國際經濟金融形勢下市場的自然反應。

    王春英強調,跨境證券投資的局部調整,并沒有改變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均衡的格局。今年一季度,經常賬戶和直接投資項下跨境資金保持順差,體現了中國良好的經濟前景和巨大的市場潛力,支撐我國跨境收支和境內外匯供求保持基本平衡。跨境證券投資短期波動不代表外資流動的總體格局,更不能代表外資的長期投資意愿。

    “隨著市場對一些短期因素的消化和預期的釋放,境外機構對中國證券投資將會回歸穩態,長期價值投資仍然是主要的考慮因素。”王春英表示,從最新的情況來看,3月下旬債券和股票項下外資凈流出比中旬環比下降39%和44%,流出規模下降。4月份以來進一步緩和,而且部分交易日恢復了流入。

    圖片來源:新華社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近日有市場觀點認為,人民幣匯率貶值是導致近期股市下跌的原因之一。對此,專家表示,股市和匯市波動有相關性,但沒有因果關系,人民幣匯率波動并非近期股市下跌的主要驅動因素。股市和匯市出現短期波動,同為內外環境超預期變化的結果。外資并未掌握我國股票市場資產定價權。展望未來,人民幣匯率料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人民幣資產將長期保持吸引力。

    在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看來,人民幣匯率有升有貶的雙向波動并非壞事,并不是說,人民幣匯率升值就是好事,貶值就是壞事,人民幣匯率升或貶都是市場運行的結果,也各有利弊。最近人民幣匯率貶得比較快,事實上也有助于及時釋放匯率貶值的壓力,避免貶值預期的積累。

    “當務之急還是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保證關鍵領域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穩生產、穩出口、保民生、穩預期。”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恒表示,政策應靠前發力,財政和貨幣政策可更加積極。只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人民幣匯率自然能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國內資產價格也將更加堅挺。

    談及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管濤認為,我國是一個系統重要性經濟體,同時也是一個成長型經濟體。外資配置人民幣資產不會簡單看利差和匯差,我國的金融市場是重要的國際市場,外資肯定會配置人民幣資產作為底倉。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21世紀經濟報道、中國證券報、證券日報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401786082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1

    0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夜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