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ikse"></nav>
<nav id="uikse"></nav>
  •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資產減值致凈利“腰斬”、大股東代理獨家品種收取不菲服務費 西藏藥業這樣回應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4-26 21:50:26

    ◎如果說收購依姆多時,西藏藥業或許還曾希望通過引進原研藥,進而在招投標中保持“原研藥單獨定價”的優勢地位,但隨之而來的集采徹底打破了這一幻想。

    ◎就是憑借這層代理商和大股東身份,康哲藥業多年來幫控股孫公司賣藥,也從中拿到了不菲的服務費。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新活素或許還是一個需要大量學術推廣才能拉動銷售額的新藥,但十多年過去了,市場還需要對新活素的普及性推廣嗎?同時,新活素作為由西藏藥業獨家生產的一類新藥,目前在國內仍是獨家藥物,在無同類替代的背景下,新活素是否需要如此高昂的市場費用投入?

    每經記者 陳星    每經編輯 張海妮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劉國梅 攝(資料圖)

    2021年,西藏藥業(600211,SH)交出了一張營收、凈利走向相悖的成績單。報告期內,西藏藥業營收同比增長超5成,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5成。造成這一反常的主要原因是西藏藥業在報告期內計提了依姆多無形資產約4.58億元的減值損失。

    依姆多是西藏藥業2016年向阿斯利康收購的一款心血管藥物,有投資者質疑依姆多“過時”。被收購后,依姆多多年未完成業績預測,但西藏藥業僅在2018年和2021年進行了資產減值。去年全國第五批集采中,依姆多落選,這一影響或將在未來為西藏藥業“埋雷”。不僅如此,多年來,西藏藥業既未完成依姆多國內上市許可轉換,生產能力也不在自己手中。

    西藏藥業銷售費用中的大部分,都通過推廣服務費的形式支付給大股東康哲藥業及其關聯公司。作為西藏藥業的控股股東,康哲藥業還身兼上市公司兩個主要品種——依姆多和新活素的獨家代理商。多年來,西藏藥業被質疑“窮了公司、富了代理商”。

    針對上述問題,西藏藥業方面于4月25日以郵件形式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行了回復,其中提到“正在準備依姆多上市許可持有人變更資料;新活素銷量增長致推廣費相應增加”等。

    資產減值蠶食4.58億利潤 收購6年依姆多國內上市許可還未到手

    西藏藥業:正在準備上市許可持有人變更所需資料

    2021年,西藏藥業實現營業收入21.39億元,同比增長55.7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09億元,同比下降50.03%。

    營業收入增5成、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卻反跌5成,造成這一反常的主要原因是西藏藥業在報告期內計提了約4.58億元的無形資產減值損失。

    這筆無形資產形成于2016年的一次收購。彼時,西藏藥業向跨國藥企阿斯利康收購了冠心病治療一線藥物——依姆多(通用名:單硝酸異山梨酯緩釋片)產品、品牌和相關資產,交易金額為1.9億美元。依姆多曾是阿斯利康的王牌藥品,于1985年在歐洲上市。

    圖片來源:西藏藥業官網截圖

    在減值報告中,西藏藥業稱,由于國外經濟形勢和新冠疫情等不利因素影響,原境外原料藥供應商生產線關閉,導致原材料供應受限。同時,隨著國家《藥品上市后變更管理辦法》(試行)關于上市許可持有人和生產場地變更政策的進一步落地,西藏藥業為將依姆多上市許可轉至公司或下屬子公司名下,對上市許可及生產轉換計劃作了相應調整,生產轉換進度較此前預計有所延后。上述兩方面原因共同導致公司儲備的原料藥庫存無法滿足依姆多中國市場2022年至2024年的需求量。

    此外,依姆多在2021年第五批全國藥品集中采購中未中標,公司預計2025年國內市場供應穩定后能否重新中標具有較大不確定性,依姆多國內市場銷量難以達到此前市場份額。

    基于上述多方面原因,西藏藥業預測依姆多未來銷售量及銷售收入將大幅下降,并對收購依姆多形成的無形資產計提了減值準備。

    對此,西藏藥業4月25日郵件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上述減值前后,依姆多每年攤銷金額由約900萬美元下降到約400萬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西藏藥業并非突然獲知境外原料藥供應商將關閉生產線。早在2021年5月,西藏藥業在一則回復函中提到,“2020年,西藏藥業依姆多原料藥廠將關閉該原料藥生產線,考慮到變更新原料藥供應商需要一定時間的轉換實驗與報批步驟,我公司決定對原料藥進行囤貨以保證依姆多全球市場的穩定供應。經過與原料藥廠協商,囤貨下單的原料藥將在原供應價基礎上漲價2.5~3倍”。

    雖然在2020年就獲知原料藥廠將關閉該原料藥生產線,還曾高價囤貨,但依姆多的生產為何仍受到了原料供應受限的影響?

    對此,西藏藥業表示,2020年,由于海外原料藥供應商經營困難,公司對不同市場2021年~2022年市場需求所需原料藥進行了備貨。2021年下半年,原料藥生產線未能保留,無法繼續供應依姆多原料藥,公司現有原料藥備貨量無法完全滿足依姆多境內市場2022年~2024年需求量,因此未來預測期銷售數量下降。

    針對公司提到的第二點減值原因——上市許可轉移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前期收購依姆多資產的重組草案顯示,2016年5月1日后,上市許可(MA)轉換預計3年左右,生產轉換中國市場為3年,經協商一致可延長半年;海外市場時間為2年,經協商一致可延長1年。

    但截至2021年年報披露時,西藏藥業表示,依姆多資產相關上市許可(MA)轉換涉及44個國家和地區,已完成MA轉換工作的國家和地區為28個。在中國市場,公司正準備上市許可持有人變更所需資料。

    生產轉換方面,在已經獲批轉換生產的海外市場的18個國家和地區,西藏藥業通過委托海外生產商Lab.ALCALA FARMA,S.L供貨。而在尚未完成生產轉換的市場,西藏藥業采取的是直接向阿斯利康采購成品再銷售的形式。

    換言之,西藏藥業的上市許可(MA)及生產許可轉換不僅已超出預計時間,而且從阿斯利康手中收購該品種近6年,西藏藥業手中既沒有國內市場的上市許可,自身也不具備生產能力,而是采取外包形式進行生產。

    對此,西藏藥業4月25日郵件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2016年收購依姆多重組草案中對依姆多上市許可、生產轉換完成的時間進行了預計,并非承諾期。公司方面還稱,由于生產轉換和上市許可轉換涉及多個國家和地區,審批制度和審批時間各不相同,同時受疫情等因素影響,部分國家和地區審批時間延長。大陸市場則是由于公司對原上市許可及生產轉換計劃作了相應調整,生產轉換進度較此前預計延后。

    西藏藥業在郵件回復中還稱,公司正在準備上市許可持有人變更所需資料,盡快將依姆多上市許可持有人由阿斯利康變更至公司或子公司。而在生產轉換完成前,將由原供貨方阿斯利康繼續供應,預計不會對市場銷售產生較大影響。

    依姆多早被質疑“過時” 集采丟標或為未來“埋雷”

    西藏藥業:公司主要銷售規格受影響較小

    記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就有西藏藥業投資者表示,歷時數年收購還沒完成,依姆多就已成過時的藥,國內很多公司的緩釋片早已經大賣,藥品中標網信息顯示基本沒有省份采購依姆多。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依姆多被收購后的表現也印證了這種說法。在收購完成后的完整年份,依姆多除在2019年完成利潤目標外,其他年份的收入和利潤值均未達到預測值。此外,2017年至2019年,依姆多銷售收入逐年下跌,從2019年起逐漸回升,但利潤水平基本處于長期下行態勢。

    在多年業績未達標的背景下,西藏藥業除在2018年對依姆多無形資產進行過一次約0.57億元的減值外,并沒有其他減值動作,直到2021年才進行了第二次減值。

    一位注冊會計師對記者表示,因行業、環境發生變化,或資產價值出現跌價等原因,上市公司通過計提減值等手段來反映資產公允價值的變動無可厚非。但要避免上市公司將計提資產減值作為調節利潤的手段,在本應計提的年份不計提,或者在僅需小額計提的年份計提大額減值,如此,資產減值就成為上市公司調節利潤的一種手段。

    在25日的回復郵件中,西藏藥業提到,依姆多無形資產攤銷年限20年。按照相關規定,公司需在每個資產負債表日判斷資產是否存在可能發生減值的跡象,并對存在減值跡象的資產進行減值測試,并根據測試情況決定是否減值。

    因此,公司根據實際情況判斷,在2018年、2021年對依姆多進行了減值。

    在2021年5月的回復函中,西藏藥業曾回復過為何在多個年份沒有進行資產減值。公司解釋的原因之一,是彼時國內外市場尚無新一代或可完全替換單硝酸異山梨酯的其他硝酸酯類或非硝酸酯類產品上市,或有新藥處于臨床前或臨床研究階段。公司還稱,新藥上市大概需要10至15年時間,且現階段新藥研發成本較高,假設有新藥面世,為收回研發成本其定價相較單硝酸異山梨酯將更高。加之該藥物適應癥為慢性病,需長期用藥,高價藥在很大程度上無法取代定價較低的單硝酸異山梨酯。

    西藏藥業在回復函中僅比較了單硝酸異山梨酯與新藥的價格,未把仿制藥納入其中。隨著仿制藥的大量上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原本的價格優勢被反轉為劣勢。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西藏藥業收購依姆多的2016年,依姆多的專利已經過期。彼時適逢國內開啟仿制藥質量與療效一致性評價,手握原研藥的跨國藥企擔心不能保持原研藥的“超國民待遇”,紛紛選擇賣掉專利到期的原研藥,回籠資金減緩壓力。

    事實上,依姆多確實遭遇了來自仿制藥的挑戰。

    根據IMS(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數據,2020年國內口服單硝酸異山梨酯總銷售額為13.39億元。欣康、依姆多、異樂定2020年市場銷售份額占比分別為:68.11%、10.15%和6.89%,其余品牌的銷售份額占比為14.85%。其中,欣康正是由魯南制藥旗下魯南貝特生產的仿制藥,依姆多和異樂定則為原研藥。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米內網數據發現,單硝酸異山梨酯緩釋片的國產批文共20條,國產生產廠家16家,國內申報廠家32家,競爭者眾多。

    圖片來源:米內網截圖?

    如果說收購依姆多時,西藏藥業或許還曾希望通過引進原研藥,進而在招投標中保持“原研藥單獨定價”的優勢地位,但隨之而來的集采徹底打破了這一幻想。

    2021年第五批國家集采時,單硝酸異山梨酯被納入第五批集采名單。其中,魯南貝特、樂普藥業及齊魯制藥的緩釋片均中標,阿斯利康依姆多落選。

    記者比較報價發現,魯南貝特、樂普藥業及齊魯制藥40mg單片的中標價分別為0.92元、0.96元和0.96元,而阿斯利康依姆多的60mg單片報價則為2.88元。換算下來,依姆多每mg的報價是仿制藥的兩倍。

    按照區域,前述三家中標企業包攬了18個省份的集采份額。

    公開信息顯示,多省份在去年三四季度開始執行第五批集采結果,而西藏藥業未披露依姆多各季度的銷量,因此也無法看到各季度的銷售變化。但可以看到,去年全年依姆多的銷量及銷售收入雖然同比微增,但利潤出現了同比下滑。

    今年,依姆多未中標的影響或將更詳細地體現。2021年年報顯示,西藏藥業對依姆多無形資產計提了約4.58億元的減值損失,測算其可回收金額為5800萬美元(折合3.7億元)。依姆多是否會繼續蠶食西藏藥業未來的利潤還需要時間驗證。

    對于去年第五批集采丟標,西藏藥業郵件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公司考慮到依姆多原料藥供應的不穩定性,在2021年第五批全國藥品集中采購過程中未中標。第五次國家集采范圍中單硝酸異山梨酯緩釋類規格涉及30mg、40mg、50mg,公司依姆多在售規格為30mg和60mg兩類,其中60mg為公司主要銷售規格,且為國內獨家規格,公司預計集采對依姆多60mg銷售影響較小。

    近3年超8成銷售費用支付給大股東兼代理商

    西藏藥業:公司暫無自建銷售團隊計劃

    事實上,西藏藥業收購依姆多還有另一重意義,即大股東西藏康哲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哲管理”)借道加碼對上市公司的控制。

    彼時,西藏藥業的控股股東為康哲管理及其一致行動人。其中,康哲管理為港股上市公司康哲藥業(00867,HK)100%控股公司。2021年年報顯示,康哲管理及其一致行動人持有西藏藥業38.10%股份。

    為籌措收購依姆多的資金,2017年2月,西藏藥業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擬定向發行不超過3545萬股A股股票,發行價格不低于35.02元/股,計劃募集資金不超過12.41億元,全部用于收購依姆多產品、品牌和相關資產。

    康哲管理成為此次定增最大的認購方。發行結果顯示,康哲管理及其一致行動人的持股比例從26.61%上升至37.57%,時任第二大股東華西藥業的持股比例從21.62%下降至17.53%。公司實控人將由林剛、陳達彬變更為林剛。

    這意味著,借由此次定增,康哲管理、康哲藥業實控人林剛坐穩了西藏藥業實控人之位。

    彼時,華西藥業與新鳳凰城的股權爭奪剛落幕不久,在這場股權爭斗中,康哲管理受讓新鳳凰城的股份,從代理商上位大股東。而此次定增則被視為康哲管理加強對西藏藥業的控制權。

    對于西藏藥業而言,康哲管理及康哲藥業的身份有些特殊。其不僅僅是大股東,還曾是西藏藥業三個主力藥品——新活素(通用名:重組人腦利鈉肽注射劑)、依姆多和諾迪康膠囊的代理商。在公司2021年的業績中,這三大品種共貢獻了超95%的營收。

    截至目前,康哲藥業下屬公司仍負責新活素全球市場、依姆多中國市場的獨家推廣活動;并為諾迪康膠囊提供市場管理及商務服務(康哲藥業對諾迪康的獨家推廣權于2019年終止)。

    就是憑借這層代理商和大股東身份,康哲藥業多年來幫控股孫公司賣藥,也從中拿到了不菲的服務費。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自2008年以來,西藏藥業自有產品毛利率超過70%,部分年份(如2020年、2021年)的毛利率甚至超過90%,但西藏藥業的銷售凈利潤率遠遠低于其銷售毛利率,最高時超過30%,最低時在20%徘徊(2021年因為大幅減值影響利潤,數據進行剔除)。

    整理西藏藥業歷年財報數據可以發現,2008年至2021年,上市公司自有產品合計銷售收入為92.36億元,自有產品實現毛利77.17億元,但同期合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只有18.24億元。

    高額的銷售費用投入是公司利潤被侵蝕的原因之一。在銷售費用中占比最大的為市場費用,2021年,西藏藥業的市場費用為11.38億元,占當期銷售費用的98.56%;而2011年西藏藥業的市場費用僅為1.17億元。

    2008年至2021年,西藏藥業銷售費用合計達51.47億元。

    2021年,公司銷售費用為11.55億元,同比增長68.71%,高于收入增速;銷售費用率達到54.0%,相比2020年提升4.15個百分點,創下歷史最高值。在2021年的市場費用中,10.49億元是支付給康哲藥業下屬公司的藥品推廣服務費,169.8萬元是支付給康哲藥業下屬公司的藥品商務服務費。近3年,在西藏藥業的巨額銷售費用中,有超過8成都以推廣費的形式支付給控股股東及其關聯企業。

    Wind數據顯示,西藏藥業所屬醫藥生物行業390家企業2020年合計取得營業收入1.99萬億元,產生銷售費用2906.76億元,平均銷售費用率為14.62%。43家藥企的銷售費用超過營業收入的一半。

    針對銷售費用尤其是高昂的推廣服務費,西藏藥業方面解釋稱,2021年度公司委托康哲藥業推廣的產品在銷售收入中占比大幅增長(2021年度,康哲藥業負責獨家推廣的產品占西藏藥業全年銷售收入約90%,其中新活素占比為79%),故推廣費用相應增加,銷售費用占比也相應增加。

    公司還表示,若自建銷售團隊,需要大量的人力、財力,公司目前也沒有相關計劃,與康哲藥業推廣服務的合作則是雙方多年合作的延續。

    獨家品種新活素上市逾10年、日均學術會議仍高達150場

    西藏藥業:需持續開展不同領域、規模、主題的學術研討會議

    西藏藥業主要產品推廣費用近年來持續上升,占比逐年拉高。如此高的服務費是否合理?據西藏藥業披露,推廣費用比例、年度最低推廣任務量和差額補償機制均由公司和康哲藥業進行約定。推廣費用是按照約定的固定比例(金額)支付,康哲藥業為推廣產品組織的相關活動、費用支出及合規風險均由康哲藥業承擔。

    其中,市場推廣費用涵蓋推廣人員的人力成本、房租租金、差旅交通、通訊等,以及市場拓展、學術推廣、市場調研、營銷策劃、會議、臨床研究各項活動費用。康哲藥業開展的具體工作為:市場調研活動、組織學術會議、開展臨床研究等。

    以學術會議為例,在2021年5月的監管回復函中,西藏藥業曾表示,“2020年,康哲藥業圍繞新活素產品舉辦的學術會議約5.5萬場次,醫療衛生專業人士參會人數覆蓋約64萬人次;圍繞依姆多舉辦學術會議近5000場次,參會人數超過5.5萬人次”。

    照此數據計算,僅是新活素的學術會議,康哲藥業2020年每天舉辦場次約150場。依姆多的學術會議也達到日均約13場。

    而即使是已經終止代理權的諾迪康,西藏藥業也為康哲藥業提供的市場管理及商務服務支付180萬元/年的費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在康哲藥業2008年開始獨家代理新活素時,新活素的推廣服務費率為含稅銷售額的61%。此后幾度調整,其中,新活素在2017年進入國家基本醫保目錄(乙類范圍),產品價格較之前最低中標價格下降幅度約40%。但相應的推廣服務費用率,只下降了一個百分點。2019年,新活素推廣費比例進一步調整為54%,另拿出不超過銷售額的1%獎勵新開發醫院。?

    在西藏藥業董事長陳達彬看來,以前給康哲藥業的高額服務費有“表示感謝”的成分。

    早年間,陳達彬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了對康哲藥業的感謝,并對“窮了公司富了代理商”的說法進行了澄清(《西藏藥業董事會之爭溯源 創始人陳達彬揭開四大謎團》)。他表示,新活素上市時是國家一類新藥,市場上沒有同類產品,需要專業的學術推廣才能推動其銷售,而“當時的西藏藥業既沒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財力”。此外,當時康哲藥業出錢出力幫助新活素完成了2000例的IV期臨床試驗,也讓陳達彬“十分感激”。前述收購依姆多的定增中,陳達彬還讓出實控人的身份,讓康哲藥業獨坐實控人之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2008年時,新活素或許還是一個需要大量學術推廣才能拉動銷售額的新藥,但十多年過去了,市場還需要對新活素的普及性推廣嗎?同時,新活素作為由西藏藥業獨家生產的一類新藥,目前在國內仍是獨家藥物,在無同類替代的背景下,新活素是否需要如此高昂的市場費用投入?

    學術會議曾是醫藥企業帶金銷售的“重災區”。2021年4月,財政部發布77家藥企大查賬結果,決定對19家醫藥企業作出行政處罰。被處罰的原因主要包括使用虛開發票、虛構業務事項套取資金等。其中,虛構業務事項集中在學術研討、經驗交流等方面。

    有市場人士直言,藥企的銷售費用常以大額咨詢費、會務費、學術活動會議等名目出現。這些費用的實際用途并不清晰。

    在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回復中,西藏藥業方面也針對學術會議問題進行了回應。公司表示,新活素是自主研發的國家生物制品一類新藥,為保證產品在臨床的正確使用,需要通過持續開展不同學術領域、不同規模、不同主題的學術研討會議,幫助醫生及專業人員從學術角度更深入更全面理解產品適應癥和療效,對其正確用藥提供學術支持。

    如西藏藥業所言,新活素是公司的獨家藥物。在新活素上市時,西藏藥業曾申請了五年的新藥獨家生產銷售保護。目前,新活素的保護期已過。公開信息顯示,2018年及2019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分別對景峰醫藥(000908,SZ)及步長制藥(603858,SH)核準簽發了注射用重組人B型利鈉肽(rhBNP)《藥物臨床試驗批準》、“注射用重組人腦利鈉肽”《臨床試驗通知書》。安信證券研報顯示,景峰醫藥相關項目預計2023年申報生產,而步長制藥的項目于2020年9月公告啟動I期臨床。

    在競爭者涌入的情況下,新活素要維持增長是否需要更高的費用投入?

    新冠mRNA疫苗代理變股權投資、唯一在研藥物終止,下一個項目在哪里?

    西藏藥業:俄羅斯疫苗項目仍在推進中

    新活素“到期”后,西藏藥業開始尋找新的項目。

    2020年6月,西藏藥業瞄準了新冠疫苗。彼時,公司宣布向mRNA疫苗研發企業斯微生物支付新冠mRNA疫苗等三個產品的合作對價,獲得三個品種的全球獨家開發、注冊及商業化權利等。

    與新冠疫苗概念搭上關系后,西藏藥業股價飆漲。西藏藥業2020年5月22日報收于25.07元/股(前復權,下同),兩個月后的8月4日公司股價盤中最高上摸181.22元/股。

    然而在宣布這筆備受看好的交易后,西藏藥業先是收到了監管機構的警示函,后者稱西藏藥業對斯微生物的投資無正式盡調報告,專利分析報告僅用時兩天形成,且該分析報告稱投資對象相關專利僅處于申請階段或無法確認,并不支持公司的投資安排。

    新冠疫苗后來的故事眾所周知。不僅復星醫藥的mRNA疫苗遲遲未能獲批,今年4月,石藥集團、康希諾先后宣布獲得臨床試驗批件,云頂新耀稱與華潤醫藥合作加速mRNA疫苗的開發和商業化。在此之前,還有沃森生物與蘇州艾博合作的mRNA疫苗宣布進入III期臨床。

    而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在2021年傳出I期臨床試驗結束的消息后,久無進展傳出。今年4月,有消息稱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迭代疫苗遞交了臨床試驗申請。

    圖片來源:攝圖網-500982528

    在漫長的等待期里,西藏藥業悄然改寫了自己的新冠疫苗故事。去年8月,公司宣布將已支付給斯微生物的里程碑款7000萬元轉換成對斯微生物的股權投資。原合作協議下約定的疫苗獨家權利,演變為了斯微生物3.35%的股權。

    這一股權投資還為西藏藥業2021年的業績做出了貢獻。

    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持有的斯微生物上述股份公允價值變動影響增加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億元。公司計算的依據是斯微生物完成C+輪融資后的估值60億元,照此計算,西藏藥業持有的股權增值到約2億元。對照公司7000萬元的投入,公允價值變動增加1.3億元。

    但記者注意到,這筆投資還有一項“隱性”損失。為生產新冠疫苗,西藏藥業前期投入2.66億元在上海市臨港奉賢園區購買了廠房。公司曾在投資者交流平臺表示,其中,約1.26億元將用于mRNA疫苗生產線建設,其余則用于腺病毒疫苗生產線建設。與斯微的新冠mRNA疫苗合作終止后,該廠房的部分產能或面臨閑置風險。

    在瞄準新冠mRNA疫苗幾個月后,西藏藥業還將目光對準了俄羅斯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HUMAN VACCINE”公司的Sputnik-V vaccine(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根據公司公告,雙方約定在技術轉移成功之后,西藏藥業2021年將最少生產4000萬人份(8000萬支)的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返銷俄羅斯。

    然而,近1年半之后,該技術的轉移工作仍未完成。西藏藥業2021年年報顯示,該款疫苗由AD26-S和AD5-S兩部分組成,AD26-S已通過俄方相關機構驗證,AD5-S暫時未獲通過。

    目前,俄羅斯疫苗項目進展如何?西藏藥業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公司與俄方相關機構正在就AD5-S的技術標準溝通協調。公司在上海市臨港奉賢園區購買的廠房及合作方場地進行的腺病毒生產線建設已完成,正在與俄方相關機構開展認證工作。該生產線將來也可以開發、合作新型疫苗和生物制品,包括代工其他腺病毒疫苗。為了提高資產利用率,公司目前對國內的合作持開放態度,愿意與一切有意愿的企業展開合作。按照協議公司與俄羅斯HV公司的合作安排,首先是生產返銷,第二步是在國內注冊上市,目前該疫苗暫未啟動國內注冊相關工作。

    不過,郵件回復也提示了風險,稱上述工作的進展具有不確定性。

    作為一家醫藥公司,西藏藥業的研發投入一直略顯吝嗇。2021年,公司研發費用為6085.7萬元(同比增長715.86%),而同期公司銷售費用達11.55億元。

    2021年研發費用同比大增的主要原因,則是西藏藥業暫停了重組人白細胞介素-1受體拮抗劑(rhIL-1Ra)滴眼液項目,該項目所有支出全部費用化。

    作為公司主要在研項目之一,今年3月,西藏藥業公告重組人白細胞介素-1受體拮抗劑(rhIL-1Ra)滴眼液項目因試驗結果不及預期,決定暫停該新藥的臨床試驗及后續研發。

    值得注意的是,該滴眼液項目是西藏藥業為數不多的在研項目之一。停掉這一項目后,西藏藥業剩下的在研項目還有紅景天人工栽培研究項目和其他藏中藥材人工栽培研究項目。今年2月,有投資者向西藏藥業提問稱,“紅景天種植基地建成多年,目前是否已經投產?年產能有多少?”對此,西藏藥業回復稱,“目前紅景天人工栽培仍處于研發階段,暫未實現產業化。而紅景天人工種植國際國內尚未有成功案例”。

    對于西藏藥業來說,找到下一個讓業績和股價齊飛的項目,或許迫在眉睫。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西藏藥業 依姆多 康哲藥業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夜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