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ikse"></nav>
<nav id="uikse"></nav>
  • 每日經濟新聞
    頭條

    每經網首頁 > 頭條 > 正文

    迪威迅上億資金“迷局”調查丨應收賬款方背后浮現控股股東、上市公司前監事身影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2-28 08:58:55

    ◎對于其他應收款中“其他往來、其他”的前五大交易方,迪威迅表示與大股東沒有資金往來,不存在大股東或其關聯方占用。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既然迪威迅逐漸剝離了南京迪威,為何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對南京迪威的債務擔保未解除?

    每經記者 胥帥  郭榮村  范芊芊    每經編輯 張海妮    

    得益于“東數西算”概念加身,迪威迅(300167,SZ)的股價在2月22日以大漲20%收盤,2月23日盤中一度大漲近20%。去年,迪威迅成為“打工皇帝”唐駿的增持標的,引發資本市場躁動。然而公司去年業績預告出爐,預計全年虧損1.1億元至1.45億元,主要因應收款項和其他資產減值損失的計提等。迪威迅的應收賬款問題一直是“老大難”。《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連日調查發現,迪威迅的應收賬款方同控股股東及關聯方,上市公司前員工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比如有應收賬款方曾經的股東是迪威迅控股股東,且變更后的法定代表人、董事是上市公司前任或者現任員工,還是監事會主席。又比如既然迪威迅逐漸剝離了南京迪威,為何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對南京迪威的債務擔保未解除?

    一位曾就職于審計機構的注會向記者表示,應收賬款方背后電話、郵箱等信息與上市公司、控股股東信息重合,審計師一般都會懷疑是否存在關聯交易非關聯化等風險,“看到了肯定會懷疑,有沒有作為關聯交易披露,沒有,就存在關聯交易非關聯化的風險”。

    現場實探:注冊地未發現2020年第二大其他應收賬款方

    春節前,迪威迅披露了業績預告,公司預計2021年虧損1.1億元至1.45億元,主要原因是應收款項和其他資產減值損失的計提、預提股權激勵費用及惠州項目應收與回款間的差額損失所導致。

    迪威迅的應收賬款問題一直是“老大難”,2021年半年報和2020年年報都有所提及。

    2020年末,迪威迅其他應收款余額為1.5億元,其中“其他往來、其他”金額為7354.96萬元,前五大合計金額為6331.06萬元。迪威迅的其他應收賬款分為兩類:一類是投資意向金,一類是項目拖欠款。

    對于其他應收款中“其他往來、其他”的前五大交易方,迪威迅表示與大股東沒有資金往來,不存在大股東或其關聯方占用。

    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迪威迅主要的應收賬款方包括銀廣廈集團有限公司、廣州市長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圣信息)、新疆中和闐盛工程建設有限公司、數字生活科技有限公司、中視士德數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視士德)、南京迪威視訊技術有限公司、貴州海玲金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首先看長圣信息和中視士德,這兩家都涉及股權投資款。

    2020年其他應收款中“其他往來、其他”第二大交易方長圣信息的期末余額是1600萬元。該筆股權收購意向金于2017年12月支付。迪威迅欲待長圣信息投資條件成熟(能評獲準)后完成股權收購或者在2021年度完成退款。

    在2021年半年報問詢函中,該筆款項繼續被追問。迪威迅回復稱,該項目是公司按照當時的業務發展規劃進行的投資安排,該項目已完成了所有前期工作,具備商業實質。目前尚未取得進一步進展的原因是該項目截至回函日未獲得能評指標的批復。

    該投資安排真的具有商業實質嗎?

    長圣信息的工商注冊地址為廣州市花都區新華街蓮塘村迎賓大道123號名高城12層8C室。1月中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探訪了該地址。因未預約,記者未被允許進入12樓。

    名高城1樓大堂墻上有一塊顯示屏,屏上標注著各樓層的入住企業名稱,但記者注意到,12樓并沒有長圣信息。1208這個房間,對應的公司名稱為深圳市****科技有限公司。

    前臺物業工作人員向記者確認,名高城12樓沒有叫長圣信息的企業,也沒有8C這個房間號。

    迪威迅在回復問詢函時稱,公司自2015年起即開始布局數據服務戰略,長圣信息在廣州市花都區空港物流產業園中申請投資建設數據中心,其一期計劃按照國家A級和T3標準建設約3000個機柜數據中心的項目符合公司整體的業務規劃,該項目整體估算為3.2億元。基于此,公司于2017年12月與長圣信息簽訂了《投資意向協議》,同時支付其1600萬元的投資意向款,約定其完成配套的前置性能評等指標申請,取得經營許可后公司完成投資。

    長圣信息在花都的數據中心項目進展到底如何?

    1月中旬,記者來到了花都區空港物流產業園,這是一片面積很大的物流基地,風格統一的一棟棟白色倉庫分布在園區的道路兩旁。

    迪威迅官網介紹了廣州長圣數據中心的情況,稱“位于富力國際空港綜合物流園,交通便利,輻射泛珠三角”、“本項目為迪威迅與廣州電信合建機房”、“提供大容量網絡節點”。

    官網還披露了數據中心的圖片,顯示為j7棟。

    記者在物流園找到了這棟樓,但其并非是長圣數據中心,而是一家叫“廣東通用”的企業。里面的人員向記者確認,該樓棟沒有長圣信息這家公司。

    j7棟。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郭榮村 攝

    記者來到物流園服務中心,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信息庫這些早就不在了,長圣信息沒有在這里運營過,還沒開始啟動就搬走了,租了j12棟倉庫,但是沒有運營,一直空置著,沒有裝修,也沒有人進來辦公。

    j12棟。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郭榮村 攝

    j7棟的斜對面,就是j12棟。記者在現場看到,有不少工人出入,但工人都否認有長圣信息這家公司,在j12棟的樓體上,標注的名稱為“SHEIN”,這是一家跨境B2C快時尚電商平臺。

    應收賬款方同迪威迅及控股股東有“關聯”

    工商信息顯示,2017年1月18日,長圣信息兩大股東陳志樂、余雷退出股東名單,迪威迅控股股東北京安策恒興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策恒興)成為新股東,持股100%。當年9月26日,長圣信息股東名單又發生變化,安策恒興退出,杭州明威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威投資)成為新股東,持股100%。

    到了2019年5月,珠海市鼎恒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恒投資)成為長圣信息的新增股東,持股5%。目前,長圣信息的股權結構是廣州長潤云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60%,明威投資持股35%,鼎恒投資持股5%。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范芊芊 制圖

    實際上,在安策恒興入股長圣信息時,汪俊同時成為長圣信息的執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根據迪威迅2017年年報,汪俊當時還是上市公司主管會計工作負責人、董事及副總經理。

    與安策恒興退出長圣信息股東名單的時間一致,2017年9月22日,汪俊不再是長圣信息的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接替者叫陳偉。而在迪威迅IPO時,公司也有一名核心技術人員(研發部項目經理)叫陳偉。

    從2018年4月25日開始,長圣信息的法定代表人又從陳偉變更為程皎,胡潔婷成為新增監事,葉雷霖則為經理。巧合的是,迪威迅現在的監事會主席和人力資源部經理也叫程皎。

    同名的胡潔婷、葉雷霖,則在迪威迅子公司——鄂爾多斯市高投互聯科技有限公司任職。其中,葉雷霖是該公司董事,胡潔婷則為監事會主席。

    另外,胡潔婷還是迪威迅全資子公司杭州荊燦建筑勞務有限公司的監事。

    2017年1月18日~2017年9月26日,由于安策恒興100%持股長圣信息,迪威迅和長圣信息也成為“兄弟”公司,與安策恒興進出長圣信息神同步的是汪俊,在兩家“兄弟”公司兼職。而在安策恒興退出長圣信息股東名單后,陳偉、程皎、胡潔婷、葉雷霖這些長圣信息的關鍵人(或曾經的關鍵人),都能在迪威迅或其旗下公司找到同名者。

    再來看明威投資。一個同樣名叫陳偉的人,曾在2018年4月4日前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根據當時變更后的工商資料,李德倫成為新進股東,目前持股比例達40%。需要注意的是,李德倫目前是天域生態董事,曾在2015年12月至2018年7月期間任職于迪威迅。

    需要指出的是,多個公開報道提及一處信息,即明威投資創始合伙人汪俊接受采訪。而在一篇名為《最后一搏,拆解賈躍亭的美國資本局》中,汪俊是特約觀察家,身份是杭州明威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明和達咨詢有限公司創始合伙人。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迪威迅第四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披露,汪俊是北京明和達咨詢有限公司、深圳明和達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深圳明和達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歷史總經理名單中也有一個名叫陳偉的人。

    北京明和達咨詢有限公司還和安策恒興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安達智慧城市(北京)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不過這家公司已在2019年注銷。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3月24日,迪威迅與明威投資、安策恒興等擬共同設立總發行規模達5億元的基金,當時明威投資的法定代表人還是陳偉。當時,迪威迅表示,明威投資與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之間均不存在關聯關系。但一直到2017年年報,汪俊都是迪威迅的董事、副總經理。

    2月中下旬,記者也撥通了明威投資的電話,欲以約稿方式聯系汪俊。

    “我給汪總反饋一下,再給您回過來。”對方在電話中表示。

    深圳明和達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另一股東是張天宇。記者也和其有簡單對話。

    記者:你現在還在安策恒興嗎?

    張天宇:不在了。

    記者:你是多久從安策恒興離開的?

    張天宇:不記得了。

    而后,張天宇刪除了記者的微信好友。

    實際上,長圣信息的歷史電話還和迪威迅實控人季剛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多家公司相同。

    比如長圣信息2018年年報登記電話,同安策恒興持股51%的企業深圳市迪威恒興實業有限公司、安策恒興深圳分公司、前海迪威恒興融資租賃(深圳)有限公司(安策恒興和迪威迅共同持股)等多家公司的電話一致。

    應收賬款方唯一股東信息與控股股東關聯方重合

    根據迪威迅2020年年報問詢函回復,其他應收款中“其他往來、其他”第五大交易方為中視士德數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對應期末余額為450萬元,此筆股權收購意向金于2017年12月支付。迪威迅同樣強調,與大股東沒有資金往來,不存在大股東或其關聯方占用的情形。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范芊芊 制圖

    中視士德的法定代表人是崔學民。而迪威迅全資子公司杭州荊燦建筑勞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崔學民。

    而長圣信息股東鼎恒投資,它還投資了一家公司——珠海市東方匯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法定代表人為崔學民。安策恒興的董事也叫崔學民。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中視士德的唯一股東是深圳市億數訊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數訊通)。黃妙蘭是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以及持股97.3%的股東。該企業郵箱是313205504@qq.com。記者查詢該QQ信息發現,它曾在2014年5月22日發了一個信息,“手機壞了,今天找我打座機26727269。”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該QQ號(313205504)正是黃妙蘭的。而億數訊通歷史郵箱也有“huangmiaolan”的前綴。

    記者搜索“26727269”電話發現,加上深圳“0755”的區號,同該電話一致的是前文提過的前海迪威恒興融資租賃(深圳)有限公司、長圣信息、安策恒興持股49%的中威信安科技有限公司、安策恒興持股51%的深圳市迪威恒興實業有限公司、安策恒興和迪威迅共同持股的前海迪威恒興融資租賃(深圳)有限公司。而上述多數企業的郵箱也與億數訊通一致。

    不僅是座機和郵箱,億數訊通的手機電話也同安策恒興深圳分公司的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中視士德和深圳市迪威融匯投資有限公司還共同投資了中視華晟文化(北京)有限公司,該公司監事黃妙蘭也是億數訊通的法定代表人。

    “賣子”時實控人債務擔保卻未解除

    在2021年半年報中,迪威迅被問到公司其他應收款中按欠款方歸集的期末余額前五名中第四名期末余額為1305萬元,此筆款項為公司向南京迪威視訊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迪威”)支付的針對 2019年與其簽訂的產業園招商運營服務合同的履約保證金。

    公司全資子公司深圳市迪威智成發展有限公司與南京迪威于2019 年簽署《產業招商運營服務合同》。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累計支付履約保證金1305萬元。項目持續變化,保證金未收回。

    從表面的股權關系看,除了“迪威視訊”(迪威迅曾用名),南京迪威和迪威迅沒有其他關系。

    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卻從裁判文書網發現許為杰、南京迪威等民間借貸糾紛民事一審民事判決書。

    該文件的發布時間是1月28日,共同被列為被告的不僅有南京迪威,還有安策恒興、迪威迅實際控制人季剛、深圳市深炎豐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炎豐)等。

    圖片來源:裁判文書網截圖

    據法院查明的情況,2017年11月15日,許為杰作為委托人,寶生村鎮銀行作為受托人、南京迪威作為借款人,三方簽訂涉案《委托貸款合同》,約定許為杰委托寶生村鎮銀行向南京迪威發放貸款。貸款金額達8000萬元,貸款利率為年利率21.6%。同日,南京迪威(抵押人)與寶生村鎮銀行(抵押權人)簽訂《國有土地使用權抵押合同》,約定南京迪威將位于海峽科工園南至玉山路、西至仁山路、東至禮泉路的土地使用權抵押給乙方,國有土地使用權證號:蘇(2017)寧浦不動產權第XXXXXX號,面積33608.73平方米。

    然而奇怪的是,這塊抵押土地正是迪威迅在官網提及的南京迪威先進視覺產業園,面積和方位都能對上。安策恒興、季剛、深炎豐、上海軟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軟海電子)等為南京迪威債務提供擔保。截至2019年5月20日,南京迪威尚拖欠利息200萬元。根據裁判文書,軟海電子于2020年8月13日注銷。

    記者注意到,南京迪威曾經是迪威迅的子公司,2015年5月19日,季剛還曾是南京迪威的法定代表人。2019年11月15日,迪威迅將南京迪威16.17%的股權以1860萬元轉讓給中山高通。截至2019年12月31日,迪威迅已不持股南京迪威。

    又比如既然迪威迅逐漸剝離了南京迪威,為何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對南京迪威的債務擔保未解除?

    啟信寶顯示,目前,深炎豐持有南京迪威53.83%的股權,南京迪威現在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是謝興建,其也是深炎豐的第一大股東、法定代表人。深炎豐年報登記郵箱也和上文提及的億數訊通、安策恒興控制的多家企業一致。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范芊芊 制圖

    至于深炎豐2019年年報登記的電話,也同上文提及的中威信安、安策恒興深圳分公司的歷史年報登記電話一致。值得一提的是,該登記電話只有7位,少寫了一位。深炎豐2017年年報登記電話同迪威迅子公司深圳市迪威智成發展有限公司2017年年報電話一致。而且,深炎豐歷史登記郵箱的“lifen@dvision.cn”、“liqing@dvision.cn”后綴同迪威迅官網域名、年報郵箱后綴一致。

    此外,根據迪威迅招股說明書,在2008年3月12日選舉的監事會成員中,謝興建是其中一員。

    值得玩味的是,謝興建還是上文提及的鼎恒投資的法定代表人及持股95%的大股東,后者是長圣信息的股東之一。

    此外,謝興建是深圳市迪威智慧城產業園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后者由安策恒興和深炎豐共同投資。郵箱地址也是上文提及的313205504@qq.com。

    謝興建還全資控制了深圳市仁興立創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的監事則是黃妙蘭。2月24日,記者聯系了謝興建,想了解其和安策恒興的關系。“現在我……不用,我以為是什么認識的人,謝謝你呀,不用。”對方說完就匆匆掛斷電話。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市仁興立創科技有限公司的年報登記電話和安策恒興2020年年報登記電話一致。查詢發現,該號碼正是黃妙蘭的手機電話。

    根據迪威迅2013年年報,黃妙蘭當時是迪威迅的監事,并且任副總經理助理。

    2月中下旬,記者撥通了迪威迅總機電話,希望聯系黃妙蘭。從電話聲中,接線員呼喚了一聲“蘭姐”。

    隨即,黃妙蘭接了電話,“我已經不在迪威迅這邊任職,只是偶爾過來一下。”有意思的是,偏偏就有這么巧,記者撥打迪威迅總機電話,黃妙蘭恰好就在迪威迅公司里。

    應賬款方稱部分項目未與迪威迅簽

    去年半年報顯示,迪威迅應收賬款中按組合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分為無風險組合及賬齡組合,報告期末無風險組合應收賬款賬面余額 4736.01萬元。應收賬款系公司建設的銅仁市緯源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緯源投資)投資的市政工程項目。

    2013年11月,公司與緯源投資簽訂《貴州碧江經濟開發區“智慧產業園”一期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總價3.95億元,未回款4736.01萬元。公司認為,因該商業用地的公允價值足以覆蓋應收款項余額,故未計提壞賬準備。

    在此項目中,迪威迅是總承包方,緯源投資是發包方,承建方是深圳銀廣廈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記者注意到,迪威迅多個應收款背后也涉及緯源投資。據迪威迅公告內容,2015年8月,公司與銀廣廈就銅仁市碧江區滑石鄉芭蕉村土地整治工程項目簽訂《合作經營協議書》。該項目于2016年7月完成竣工驗收,于2018年8月份完成財政審計并取得審計報告。由于業主方即緯源投資支付遲緩未能回款。2020年底期末余額為3487.59萬元。

    圖片來源:裁判文書網截圖

    記者注意到,迪威迅多個應收款背后也涉及緯源投資。2015年8月,公司與銀廣廈就銅仁市碧江區滑石鄉芭蕉村土地整治工程項目簽訂《合作經營協議書》。該項目于2016年7月完成竣工驗收,于2018年8月份完成財政審計并取得審計報告。由于業主方即緯源投資支付遲緩未能回款。2020年底期末余額為3487.59萬元。

    2017年11月,迪威迅子公司杭州荊燦建筑勞務有限公司與貴州海玲金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簽訂《銅仁·蘇州文化博覽示范園土地平整工程勞務分包合同》。因業主緯源投資項目支付延緩,報告期內暫未回款。

    根據記者獲取的銅仁市緯源2020非公開應收賬款債權資產,截至2019年末,緯源投資的總資產為123.81億元,負債64.5億元,所有者權益59.32億元。2017年~2019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246萬元、1.62億元和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448萬元、3017.8萬元和1.83億元。從當時的資產和收入狀況看,緯源投資狀況還不錯,那么為何遲遲不向迪威迅回款呢?

    2月下旬,記者趕往銅仁市,向緯源投資求證其和迪威迅的來往資金問題。

    緯源投資辦公室。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對于“智慧產業園”一期工程,緯源投資法務風控部副部長張紹華向記者表示確實欠了迪威迅的錢。

    “但我們不屬于那種惡意拖欠,我們一直和他們商量會還。但在具體還款方式上,我們兩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張紹華稱,緯源投資被迪威迅起訴并被法院要求執行還款,緯源投資希望和迪威迅能庭外和解,可以在一兩年時間內分期完成還款。今年春節前,張紹華曾代表緯源投資向迪威迅方面提出分期還款的和解方案,“他們還是不同意,堅持要一次性還款”。

    對于迪威迅公告中所提的芭蕉村土地整治工程項目,張紹華表示緯源投資確實欠銀廣夏的錢,但欠款方沒有迪威迅。至于迪威迅公告所提的銅仁·蘇州文化博覽示范園項目,張紹華則表示分包方也不是上文的貴州海玲金建設工程有限公司。“這個工程做了一半,并沒有完工。”張紹華補充道。

    對于迪威迅公告中的說法,張紹華表示可能是分包方又將工程轉包,“但我們原則上是不允許轉包”。

    值得一提的是,緯源投資和迪威迅還共同投資成立了銅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前者持股20%,后者持股80%。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上文提及的程皎。該公司地址在碧江經濟開發區“智慧產業園”內三樓。記者趕往實地發現,該三樓并非是銅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我們去年來這里,(銅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就不在這里了,早搬走了。”現場另一公司辦公室職員表示。

    記者從另一通道上三樓發現,一道鐵門被鎖住,上面張貼了四張封條,章印顯示是銅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時間是2017年1月25日。要知道,這家公司成立時間是2016年10月14日。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奇怪的是,緯源投資不知道自己是銅仁市迪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東。“我們公司旗下沒有這家公司,我們不知道為什么是它們股東。當初,我們只是向迪威迅免費出租了廠房。”張紹華說。

    對于記者的提問,“僅僅為個人對了解情況的描述,不對外作任何的關聯性信息闡述。”張紹華補充道。

    2月24日,記者致電迪威迅并發送了采訪提綱,對方表示會向公司領導轉告。截至發稿,記者未獲回復。

    2月27日,記者聯系上了迪威迅董秘劉丹,其表示已經收到了采訪提綱,“我們正在核實了,有了消息我們會回復的,預計下周。”記者進一步追問回復的具體時間,劉丹僅表示是在2月28日當周。截至發稿,迪威迅未就采訪內容進行回復。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迪威迅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3

    0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夜夜爱